国际商务考察、游学服务第一品牌

咨询热线:400-0276-819   18500483303
当前位置:
首页 -> 关于黄金州 -> 黄金州动态
“我不嫁豪门,我就是豪门”10.17吨的罚款重量告诉我们,原来此言不虚!

“我不嫁豪门,我就是豪门”10.17吨的罚款重量告诉我们,原来此言不虚!

想当年范冰冰的豪言“我不嫁豪门,我就是豪门”如此霸气,言犹在耳,今其补交税金并处罚金总计8.84亿元,按照百元人民币克重推算总重量是10.17吨!我们这才知道,原来范爷当年真真的并无虚言啊!

  想当年范冰冰的豪言“我不嫁豪门,我就是豪门”如此霸气,言犹在耳,今其补交税金并处罚金总计8.84亿元,按照百元人民币克重推算总重量是10.17吨!我们这才知道,原来范爷当年真真的并无虚言啊!

  我们都知道税金是按照收入比例缴纳的,即便是加上罚金,也只是占其总收入的一个比例而已,吃瓜群众是不敢想那个分母是个多少位数字了。网友们可自行感受下,天天中500万彩票,连中半年。。。


  相比其他行业,明星赚钱有多“容易”,不禁让人想起范爷弟弟范丞丞的一个梗:脑残粉拉动中国经济。发张付费照片看一次60元,睡一觉早上起来有8万人支付,睡后收入480万元!原来这一家子都是豪门啊!虽然事后说明是工作行为,但我们看到的却是,明星们来钱也太easy了!脑残粉拉动的不是中国经济,抬高的却是明星的收入!


  有人拿明星的收入和科学工作者的收入做对比,其实,这中间本没有多少可比性。首先明星的知名度不同,收入相差其实也很大。拿明星当中的顶尖人物和普通科学工作者对比没有意义。究其根本,社会资本趋向短期利益。大家喜欢花100元看场电影,花500看场演唱会,而不喜欢花同样的钱去听学术讲座,这取决于市场和民众自己的选择。我们所要做的是,理性追星,不助长扭曲的社会价值观;对科研事业工作者报以敬重心,呼吁提高社会关注度;喜欢明星的才艺和这个人本身是应该分开而立的,对于有违法违规行为的明星,是否终将会被娱乐圈乃至社会淘汰,我们只能拭目以待。

  黄金州海外商务考察了解到,在全世界范围,演艺界这个高收入的圈子,一直都是税务监管的重点。而对于有逃税不良行为的艺人,亦不约而同遭到了社会的冷遇。

  我们来看一组国外著名艺人逃税境况的报道。

  美国:

  曾主演《死亡游戏》和《刀锋战士》系列电影而红极一时的好莱坞影星韦斯利·斯奈普斯,2010年,因逃税被判3年有期徒刑,并缴纳高达上千万美元的罚金。

  韩国:

  著名主持人姜虎东曾在2011年被爆逃税,虽然3个月后便洗脱嫌疑,但他却为此付出了长达1年的空白期,并且永久退出了数个当红节目的主持。

  韩国对逃税丑闻非常敏感,如果涉嫌逃税,哪怕最终认定为没有嫌疑,也将给其演艺生涯带来沉重甚至致命打击。

  韩国某一线演员经纪人透露,韩国演员的片酬同样“普遍低于同级别的中国演员”。通常情况下,韩国一线演员每集片酬税前在2000万-5000万韩元(约合18万-30万元人民币)。在税率方面,各项税金加起来,最多可占年收入的45%左右。

  西班牙:

  近年来,深陷“逃税门”的球星层出不穷,西班牙媒体曾调侃:“100个球星里有99个逃税,还有1个正在逃税的路上。”


  去年,西班牙法庭一连揪出了三位大牌球星,其中包括皇马的C罗、巴塞罗那的梅西和内马尔。马德里检察官向C罗正式提起诉讼,指控其在2011年至2014年间,通过一家在英属维尔京群岛注册的空壳公司隐藏个人肖像收入,逃税1470万欧元。

  相比之下,巴西当红球星内马尔的逃税方式就更为简单粗暴。去年3月,他被法庭指控谎报了2011年至2013年的收入,包括肖像权收入在内的场外收入都没有申报,金额达到1400万欧元。

  与此同时,根据西班牙税务部门的调查,2007年至2009年期间,梅西在缴纳个人肖像权收益上偷税漏税金额超过400万欧元。


  据BBC报道,在贝克汉姆于2003年加盟皇马后不久,他便享受了一项新的免税计划,旨在吸引外籍球员到西班牙,该计划被称为“贝克汉姆法案”。凭借这一法案,贝克汉姆成为首批只需缴纳24%个人所得税的球员之一,而本土球员的税率高达43%。

  然而,2011年,随着金融危机的加深,为了保护西班牙本国公民的就业,西班牙财政部终结了贝克汉姆法案。根据修改后的法案,在西班牙工作的外籍人士如果居住不满10年,且年收入超过60万欧元,就将缴纳43%的个人所得税。从那以后,税务稽查人员开始盯上那些利用复杂的金融体系和离岸空壳公司来避税的球员。

  关于明星收入的管理,咱们不妨来参考一下这两个国家演艺明星的纳税方式。

  在法国,为了防止明星要价过高,法国影视业最高当局——法国国家电影中心(CNC)还规定了明星的最高收入标准。 如果明星报酬超过电影制作预算的一定比例,该电影就无法获得补贴和资助。

  例如,预算低于400万欧元的影片,明星收入不能超过预算的15%;

  预算在400万至700万时,明星报酬不得超过预算的8%;

  预算在700万~1000万欧元的影片,明星收入不可超过预算的5%;

  超过上述预算的影片,明星最高收入不得超过99万欧元。

  同时,法国会对明星报酬严格收税,收入100万欧元的明星,纳税额高达45%。

  而日本的许多大公司,存在一种“工资制”,休假、退休或“过气”的艺人,可以每月领取一笔稳定收入。中小规模经纪公司多采取提成制,但通常是艺人三成公司七成,或艺人两成公司八成。另外,日本税金较高,若收入超过4000万日元(约合246万人民币),需缴纳45%的税金。这同样在一定程度上压低了明星收入。

  对于这些国外的经验,这些自下而上的措施具有一定的参考价值,但解决明星纳税问题的根本,还是要从完善税收制度入手。

  盲目而过度的追星、短期的社会效益驱使助长了明星高收入的出现,一方面大众应当理智对待,一方面国家对这部分特殊人群的税收改革也是很有必要的。对于一个国家的发展来讲,我们不敢说社会收入的分配该有多合理,然而更多的资金注入不是应该用在科研事业吗?科研工作者从事的工作异常辛苦,而不能带给大众短期的利益,我们可以不关心科学,然而,我们不要忘记:推动国家发展的正是他们!推动人类进步的正是他们!明星收入高是商业发展的一个过程,一旦人们的认识趋于理智这种现象会随之消失。科学家的社会贡献是明星无法超越的,新时代的追星我们是该理性起来了。

  (文中图片来自网络,如有版权归属,请联系删除。)

】【打印繁体】【收藏】【推荐】【关闭】【返回顶部
更多请了解:
上一资讯“范爷”未平,“范叔”又起?网友.. 下一资讯飞天茅台真要“飞天”?!中国卖的..
   
相关文章
其它热销国家